kaiyun体育,kaiyun体育app,kaiyun手机版网页版登录,kaiyun在线登录入口,kaiyun在线登录入口

伤寒杂病论

跳转到: 导航, 搜索

医学电子书 >> 伤寒杂病论
伤寒杂病论

伤寒杂病论目录

Bkevu.jpg

伤寒杂病论》是中国最早的理论联系实际的临床诊疗专书。作者是张仲景。成书约在公元200年~210年左右。中医所说的伤寒实际上是一切外感病的总称,它包括瘟疫这种传染病。《伤寒杂病论》系统地分析了伤寒的原因、症状、发展阶段和处理方法,创造性地确立了对伤寒病的“六经分类”的辨证施治原则,奠定了理、法、方、药的理论基础。至今仍是中国中医院校开设的主要(yao)基(ji)础课程之一。

在纸张(zhang)尚未(wei)大量使(shi)用,印刷术还没(mei)有发明的年(nian)代,这本书(shu)很可能写在竹(zhu)简上。219年(nian),张(zhang)仲景去世。失去了作(zuo)者(zhe)的庇(bi)护,《伤寒(han)杂病论》开始了它在人(ren)世间的旅行。在那个年(nian)代,书(shu)籍的传(chuan)播只(zhi)能靠(kao)一份(fen)份(fen)手抄,流传(chuan)开来十分(fen)艰难。

时光到了晋朝,《伤寒杂病论》命运中的第一个关键人物出现了。这位名叫王叔和的太医令在偶然的机会中见到了这本书。书已是断简残章,王叔和读着这本断断续续的奇书,兴奋难耐。利用太医令的身份,他全力搜集《伤寒杂病论》的各种抄本,并最终找全了关于伤寒的部分,并加以整理,命名为《伤寒论》。《伤寒论》著论22篇,记述了397条治法,载方113首,总计5万余字,但《伤寒杂病论》中杂病部分没(mei)了(le)踪迹。王叔和(he)的功劳,用清代名医徐(xu)大椿的话(hua)说(shuo),就是“苟无(wu)叔和(he),焉有此(ci)书”。

王叔和与张仲景的渊源颇深,不但为他整理了医书,还为我们留下了最早的关于张仲景的文字记载。王叔和在《脉经》序里说:“夫医药为用(yong),性命(ming)所系。和鹊之妙(miao),犹或(huo)加思;仲景明审,亦(yi)候形证(zheng),一毫有疑,则考校以求验(yan)。”

之后,该书逐渐在民间流传,并受到医家推(tui)崇。南北朝名(ming)医(yi)陶弘景曾说(shuo):“惟张仲景一部(bu),最为众方之祖。”可以想(xiang)像(xiang),这部(bu)奠基性(xing)、高峰性(xing)的著(zhu)作(zuo)让人(ren)认(ren)识了它的著(zhu)作(zuo)者,并把著(zhu)作(zuo)者推(tui)向医(yi)圣(sheng)的崇高地(di)位。

张仲景去世800年后的宋代,是《伤寒杂病论》焕发青春的一个朝代。宋仁宗时,一个名叫王洙的翰林学士在翰林院的书库里发现了一本“蠹简”,被虫蛀了的竹简,书名《金匮玉函要略方论》。这本书一部分内容与《伤寒论》相似,另一部分,是论述杂病的。后来,名医林亿、孙奇等人奉朝廷之命校订《伤寒论》时,将之与《金匮玉函要略方论》对照,知为仲景所著,乃更名为《金匮要略》刊(kan)行于世,《金匮要(yao)略》共计25篇,载方262首。至此,《伤寒杂病论》命运中的几个(ge)关键人物全部出场(chang)了。

《伤寒论》和《金匮要略》在宋代都得到了校订和发行,我们今天看到的就是宋代校订本。除重复的药方外,两本书共载药方269个,使用药物214味,基本概括了临床各科的常用方剂。这两本书与《黄帝内经》、《神农本草经》并称为“中医四大经典”——四部经典,张仲景一人就占了两部。(另有一种说法,中医四大经典为《黄帝内经》、《难经》、《伤寒杂病论》、《神农本草经》。)

目录

影响

《伤寒杂病论》是后世业医者必修的经典著作,历代医家对之推崇备至,赞誉有加,至今仍是我国中医院校开设的主要基础课程之一,仍是中医学习的源泉。去年非典期间,该书和张仲景便再次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这在西医是不可想像的,因为,不可能有哪本19世纪的解剖学著作可以作为(wei)今天的(de)教科书,现在西医的(de)治疗也不可能(neng)到几(ji)百年前的(de)老祖先那(nei)里找根据。

在这部著作中,张仲景创造了三个世界第一:首次记载了人工呼吸、药物灌肠胆道蛔虫治疗方法。

《伤寒杂病论》成书近2000年的时间里,一直拥有很强的生命力,它被公认为中国医学方书的鼻祖,并被学术界誉为讲究辨证论治而又自成一家的最有影响的临床经典著作。书中所列药方,大都配伍精当,有(you)不少已经现代科学证实,后世医家按法施(shi)用,每能取(qu)得(de)很(hen)好疗效。历史上曾(ceng)有(you)四五百位学者对其理论(lun)方(fang)药进行探索,留下(xia)了(le)(le)近千种专著(zhu)、专论(lun),从而(er)形(xing)成了(le)(le)中医学术(shu)史上甚为辉煌(huang)独特的伤(shang)寒(han)学派。据(ju)统计(ji),截至2002年,光是(shi)为研究《伤(shang)寒(han)杂(za)病论(lun)》而(er)出版的书就近2000种。

《伤寒杂病论》不仅成为我国历代医家必读之书,而且还广泛流传到海外,如日本、朝鲜、越南、蒙古等国。特别在日本,历史上曾有专宗张仲景的古方派,直到今天,日本中医界还喜欢用张仲景方,在日本一些著名的中药制药工厂中,伤寒方一般占到60%以上。日本一些著名中药制药工厂如小太郎、内田、盛剂堂等制药公司出品的中成药(浸出剂)中(zhong),伤寒(han)(han)方(fang)一般也占60%以(yi)上(shang)(其(qi)中(zhong)有些很明显是伤寒(han)(han)方(fang)的演化方(fang))。可见《伤寒(han)(han)杂病(bing)论(lun)》在日(ri)本中(zhong)医界有着深远的影响(xiang),在整个世界都有着深远的影响(xiang)。

《伤寒杂病论》是我国最早的理论联系实际的临床诊疗专书。它系统地分析了伤寒的原因、症状、发展阶段和处理方法,创造性地确立了对伤寒病的“六经分类”的辨证施治原则,奠定了理、法、方、药的理论基础。书中还精选了三百,这些方剂的药物配伍比较精炼,主治明确。如麻黄汤、桂枝汤柴胡汤、白虎汤、青龙汤、麻杏石甘汤。这些著名方剂,经过千百年临床实践的检验,都证实有较高的疗效,并为中医方剂学提供了发展的依据。后来不少药方都是从它发展变化而来。名医华佗读了这本书,啧啧赞(zan)叹(tan)说:“此真(zhen)活人书也”。喻(yu)嘉(jia)言高度赞(zan)扬张仲景的(de)《伤寒论(lun)》,说:“为众(zhong)方之宗、群方之祖”。“如日(ri)月之光华,旦而(er)复(fu)旦,万古常明”(《中国医(yi)籍考(kao)》)。历(li)代有关注释、阐发(fa)此书的(de)著作很多。特别是注释、阐发(fa)《伤寒论(lun)》的(de)著作,竟达三四百种之多。  

张仲景与《伤寒杂病论》

张(zhang)仲(zhong)景(jing)与(yu)《伤寒(han)杂病(bing)论》(一)

公元2世纪以前,在疾病的(de)预防(fang)和(he)治疗方面,已经积(ji)累了丰富的(de)经验和(he)知识(shi),更由于当时(shi)传染病不断流(liu)行,据《后(hou)汉书》记载(zai),在光武建成(cheng)13-26年(nian)(nian)(公元(yuan) 37-50年(nian)(nian))之间,曾有7次大(da)疫(yi),灵(ling)帝(di)建宁4年(nian)(nian)到中(zhong)平2年(nian)(nian)(公元(yuan)17l一185年(nian)(nian))之间,曾有5次大(da)疫(yi),因(yin)此也就促进了医学(xue)家(jia)们对疾病防(fang)治的(de)认识(shi),在从(cong)事医疗实(shi)践的(de)过程中(zhong),出现了不少理论与(yu)实(shi)践相结合的(de)著作(zuo),其中(zhong)最具价值的(de)要(yao)推(tui)医学(xue)家(jia)张仲景的(de)著作(zuo)--《伤(shang)寒(han)杂(za)病论》。

张仲(zhong)景与(yu)《伤寒杂(za)病论(lun)》(二)

总之,三阳经证多为热症、实症,三阴经(jing)证(zheng)多为寒症、虚症;六经(jing)论治(zhi)在指(zhi)导(dao)临床实(shi)践方(fang)面,使人们有了(le)规矩(ju)可循(xun)。

通过八纲辨证和六经论治,采用了"汗、吐、下、和、温、清、补、消"等治疗方法。因为疾病的来由,都是人体抗病能力的正气同致病因素的邪气作斗争的表现,其结果不是邪盛就是正衰,或者是正胜则邪退。所以在治疗上就要运用扶正祛邪,汗吐下和温清补消等方法。这些都是(shi)按照扶(fu)正祛邪的(de)原则而制定的(de)。

此外,张仲景还提出“舍脉从证,舍证从脉”的灵活辨证方法,在讨论治疗中要根据病情的标本缓急,运用先表后里、先里后表以及表里兼治的方法,并对治疗的禁忌,以及针灸综合疗法,都有所论述。

今天读到的《伤(shang)寒论》和(he)《金匿要略》

《伤寒论》中制定了22篇、397法,立113方;《金匿要略》则制定了25篇,立262方。从其记载的内容,可以知道,祖国医学早在公元2世纪时,经过医学家张仲景的实践和总结,已能正确使用解热药、导泻药利尿药、催吐药、镇静药、兴奋药、健胃药、截疟药、止痢药等等,其中极大多数方药,已由现代科学证(zheng)实(shi)它的疗(liao)效可靠。

人们还可以在《金厦要略.脏腑经络先后病脉证第一》篇中看到:“若人能养慎,不令邪风干忤经络,适中经络,未流传脏腑,即医治之,四肢才觉重滞,即导引、吐纳、针灸、膏摩,勿今九窍闭塞……服食节其冷热苦酸辛甘,不遗形体有衰,病则无由入其腠理。”就是说,如果人们能够保养谨慎,勿使致病的邪风侵犯经络,要是刚中经络,还未流传到脏腑,就给予治疗,四肢一感到不方便,就用调整呼吸,施用针灸、推拿,使(shi)得耳(er)目口鼻以(yi)及大小(xiao)便都畅通……穿衣服要调节冷热,饮食要注意甜(tian)酸苦辣,勿使(shi)人(ren)(ren)体(ti)有所衰(shuai)退,疾病就不可能侵入肌肉(rou)皮肤。这(zhei)是指(zhi)导人(ren)(ren)们(men)对疾病作斗争的认识和方法,要求人(ren)(ren)们(men)做到末病先防、有病早治。

一千七百年前的(de)(de)张仲景,在(zai)祖国医(yi)(yi)学(xue)史上所起的(de)(de)进步(bu)作用,是巨大的(de)(de)。《伤(shang)寒(han)论》和《金医(yi)(yi)要略(lve)》总结了(le)我国在(zai)公元3世(shi)纪以(yi)前的(de)(de)医(yi)(yi)学(xue)经验,确立了(le)辨证论治的(de)(de)原则,严(yan)密选择疗效可(ke)靠的(de)(de)方药,对掌握疾病的(de)(de)防治以(yi)及推动医(yi)(yi)学(xue)的(de)(de)发(fa)(fa)展,具有一定(ding)的(de)(de)承先(xian)启(qi)后作用。此后,历(li)代很多(duo)医(yi)(yi)家对张仲景学(xue)说作了(le)进--步(bu)的(de)(de)探讨,他们(men)从(cong)不同(tong)角度(du)进行钻研,有所发(fa)(fa)挥、有所前进,从(cong)而(er)形成了(le)祖国医(yi)(yi)学(xue)中的(de)(de)伤(shang)寒(han)学(xue)派。

据有关(guan)记载,除《伤寒杂(za)病论》外(wai),张(zhang)仲(zhong)(zhong)(zhong)景(jing)尚著(zhu)有如下著(zhu)作:《张(zhang)仲(zhong)(zhong)(zhong)景(jing)疗妇人(ren)方(fang)》二卷;《张(zhang)仲(zhong)(zhong)(zhong)景(jing)方(fang)》十五(wu)卷;《张(zhang)仲(zhong)(zhong)(zhong)景(jing)口齿论》;《张(zhang)仲(zhong)(zhong)(zhong)景(jing)评(ping)病要方(fang)》一(yi)卷等(deng)等(deng)。上述(shu)(shu)各种书目,可(ke)能是《伤寒杂(za)病论》分解出来(lai)的部分内容的单行本(ben),未(wei)必是另有所(suo)述(shu)(shu)。  

张仲景生平的(de)历(li)史考证

张仲景,名机,南(nan)阳(yang)(相(xiang)当现在(zai)河(he)南(nan)省(sheng)西南(nan)部一带)人,汉(han)灵(ling)帝时(shi)(公元168一189年),考(kao)中了(le)举人,做(zuo)过长沙(sha)太守。至于张仲景曾否(fou)做(zuo)过长沙(sha)太守的事,是(shi)(shi)有(you)争(zheng)论的,有(you)的学者肯定(ding)(ding),有(you)的学者否(fou)定(ding)(ding),现在(zai)还没有(you)确实(shi)的证据可查。但是(shi)(shi)确有(you)不少文(wen)字记载,说(shuo)是(shi)(shi)张仲景在(zai)“汉(han)灵(ling)帝时(shi),举孝(xiao)廉,官至长沙(sha)太守”。

东汉末年天下乱离、兵戈扰攘,张仲景看到腐朽的政治局面,加上疫病流行,自己宗族中的(de)人多死亡于疫(yi)病,因此他抛弃仕途(tu),开始发愤钻(zuan)研医(yi)学,拜同乡(xiang)张(zhang)伯祖为老师,当(dang)时的(de)人都说,张(zhang)仲景的(de)学识经验在很大程度上超过了他的(de)老师,因此写成(cheng)《伤寒杂(za)病论(lun)》这(zhei)部杰出著作,决不(bu)是偶(ou)然的(de)事。

张(zhang)仲景的(de)著作,不仅是(shi)《伤寒(han)(han)杂(za)病(bing)(bing)(bing)(bing)论(lun)》一部(bu)书,还有(you)《疗妇人方》、《五脏论(lun)》、《口齿论(lun)》等(deng),可惜只(zhi)有(you)《伤寒(han)(han)杂(za)病(bing)(bing)(bing)(bing)论(lun)》流传下来,内(nei)容包括“伤寒(han)(han)”和(he)“杂(za)病(bing)(bing)(bing)(bing)” 两大部(bu)分。由于当时(shi)局势(shi)混乱(luan),《伤寒(han)(han)杂(za)病(bing)(bing)(bing)(bing)论(lun)》亦有(you)散(san)失(shi),到(dao)了(le)公元3世纪时(shi),经过(guo)晋代(dai)医学家王叔和(he)的(de)整理,把(ba)伤寒(han)(han)和(he)杂(za)病(bing)(bing)(bing)(bing)划(hua)分开来加以编排。到(dao)了(le)北宋(song)时(shi)代(dai)又经过(guo)医官孙(sun)奇(qi)、林亿等(deng)人的(de)校正(zheng),成为今天我们可以读到(dao)的(de)《伤寒(han)(han)论(lun)》和(he)《金匿要略》两部(bu)书。

《伤寒杂病论(lun)》确立了辨(bian)证论(lun)治的(de)原则

在我国医学上,医生问病情的时候,首先要了解病人有些什么症状,比如头疼、发热、伯冷、咳嗽等等以及病人的表情,还要按一下病人的脉搏,这一系列的症状称做为症候群,综合在一起的症候群,中医就称它为“证”。通过对“证”的仔细辨别,就可以讨论治疗,然后处方用药。这(zhei)样的(de)全过程,叫做“辨证(zheng)论(lun)治”。

张仲景在《伤寒杂病论》中自己写的序言里说道:“……撰用素问九卷、八十一难、阴阳大论胎胪药录并平脉辨证,为伤(shang)寒杂病论,合(he)(he)十六卷……”。说明他是在继(ji)承了(le)古代已有成就的理(li)论基础上(shang),结合(he)(he)自己的临床(chuang)实(shi)践,更有新的发展(zhan),才写成《伤(shang)寒杂病论》的。

东汉末年期间,社会上巫术治病、迷信鬼神有一定的市场,所以一旦患病,往往因得不到救治而威胁着病人的生命健康,张仲景看在眼里,心中非常感慨。所以在他著作的自序中写着“……余宗族素多,向余二百,建安纪年(公元196年)以来,犹末十捻,其死亡者,三分有二,伤寒十居其七,感往昔之沦丧,伤横天之莫救,乃勤求古训,博来众方……卒然遭邪风之气,婴非常之疾,患及祸至,而方震傈,降志屈节钦望巫祝,告穷归天,束手受败……痛夫举世昏迷莫能觉悟,不(bu)借(jie)其命,若(ruo)是轻生”。张仲景(jing)如(ru)此大(da)声疾呼,破除迷信,所以(yi)以(yi)正确的观点写成《伤寒杂病(bing)论(lun)》,决不(bu)是偶然的事情。

张仲景著作的精神和他所掌握的辨证论治的基本原则,可以归结为“八纲辨证”和“六经论治”。

八纲辨证是书中贯彻辨证论治的具体原则。所谓八纲--阴、阳、表、里、寒、热、虚、实,是通过运用四诊--望、闻、问(wen)、切来分(fen)析(xi)和检查疾病的(de)(de)部位和性质而归纳出来的(de)(de)。在辨证时还(hai)联系病人体质以及致病因素的(de)(de)强弱。

六经(jing)(jing)(jing)论治是(shi)从《黄帝内经(jing)(jing)(jing).素问》中的六经(jing)(jing)(jing)理论引出,而通(tong)过(guo)张(zhang)仲景(jing)的运用得到进(jin)一步发展(zhan)的。所(suo)谓六经(jing)(jing)(jing),就是(shi)三(san)阳经(jing)(jing)(jing)(太阳经(jing)(jing)(jing)、阳明经(jing)(jing)(jing)、少阳经(jing)(jing)(jing))和三(san)阴(yin)(yin)经(jing)(jing)(jing)(太阴(yin)(yin)经(jing)(jing)(jing)、少阴(yin)(yin)经(jing)(jing)(jing)、厥(jue)阴(yin)(yin)经(jing)(jing)(jing))。

张仲景把疾病发展过程中所出现的各种症状,根据病人体质的强弱,引起病理生理的(de)变(bian)化现(xian)象,以及病(bing)势进退缓急等变(bian)化,加以综合、分析,用(yong)三阳经、三阴经的(de)名词,归(gui)纳成(cheng)为(wei)六个证候类型。  

《伤寒杂病论》序(xu) (桂(gui)林左德序(xu))

该(gai)书编成后(hou)不(bu)久,晋王叔和(he)析为《伤寒论》与(yu)《金(jin)匮要略》

二书,经北宋“校正医书局”校刊,历代刻印数10次而流传至今,对中医学治疗急慢性传染病流行病以及内科杂病等理论和技术的发展,曾产生过极其深远的影响,历代医学家围绕着张仲景于该书内所阐发的理论问题和医疗技术问题展开热烈的争论,特别是围绕着防治急性温热病的病因、辨症和治疗思想、选方用药等,有时甚至是十分激烈的,从而产生了不同的学派。例如:经方派与时方派之争,伤寒派与温病学派之争,促成了时方与温病学说得到独立与发展壮大。随着时间流逝,经方派之继承发扬虽然有些衰退,但直至现代却并未退出历史舞台,相反在近些年来随着中成药生产的扩大,在国内外大有复苏和再发展的明显趋(qu)势(shi)。

参(can)考

张机序 32

医学电子书 -- 700多本医学(xue)电子(zi)书阅读和下载。

关于“伤寒杂病论”的留言: Feed-icon.png 订阅讨论RSS

目前暂无留言

添加留言

更多医学百(bai)科条目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动作
导航
推荐工具
功能菜单
工具箱